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小T的故事(十)  

2005-11-01 13:32: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这一年,我惹了大祸,至于什么大祸,我不愿意让他留在这里当作见证。很多年我都不愿意去想,所以也不要在这里写下任何关于那场大祸的事情。总之,为了躲避那场我自己制造的灾难,我用一颗大人的头脑选择了离开,随后我就离开我的家乡,一个人跟着我大伯去了遥远的老家,于是有了一个崭新的我,至少我的天空不再是单调的老师和单调的思维,我又重新感受了生活的美好和年幼的快乐,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和痛苦。
又是一个春天,春天总在播种希望的时候,为我的生活也播下了种种挑衅的种子。火车在无尽的原野上奔驰,我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好大的世界,一切那么新奇,又那么充满吸引力。我满足于自己的抉择,毅然决然离开是对的,尽管那一年我我刚过完十岁生日。那场无法提及的灾难改变了我稚嫩的心灵,从那时起我不是一个单纯的孩子,而是怀揣着各类转动思维的东西在生活的小大人。妈妈是那么开明地放我一个人走,因为她以母性的气息嗅到了我生活里已然出现的大灾难,那次灾难只能通过暂时的离开来遗忘。
车窗外,一望无际的土地,散发着青色的味道,我没有闻到,但我感觉到了。油绿的麦田,像极了园子里种的韭菜,大伯问,知道那是什么吗?我爽快的带着孩子的兴奋告诉他,我当然知道那不是韭菜,因为老爸很早就告诉我说,他的家乡有好多麦田,春天一片青绿如韭菜一般。我很早也就记下了,我是那么习惯记忆。大伯欣慰的笑,他是个没有左臂的人,因为小时和小朋友一起去人家看瓜棚上拉响了手雷,炸掉了整个手掌,从此他就成了彻底的残疾人。他那时已是一个小商人,经营得满顺畅,我也没有认为残疾对他来说是有多大的障碍。他把我安顿在很大的火车座位上睡觉,自己靠了边坐着,随行的还有一个同乡,我也叫他大伯。
那年,我姑姑在我家寄读,准备中考,她学习满好,可是没有考上,原因可能是教材上的出入吧,可是她后来总是把那笔帐归到我妈妈身上,埋怨是我妈妈不供她读书,至于究竟我不愿争辩,那也注定了多年后她给我们的报复。
踏上那块养育了我爸爸的土地的时候,我有种由衷的亲切,仿佛前生或者别的什么时候,我也是来过的。一切那么安详,一切又那么熟悉,灰着的天空,没有我生活的地方那么干净,但总是充盈着满满的亲切。那里的房子,一片连着一片,完全不像我家的房子那样与邻居是隔开的,生活方式自然迥异。每个门庭只有那么巴掌大的庭院,种些我从没有见过的月季,我确信直到那年我才知道什么是月季,而且知道老家的花是可以在门外过冬的。
老家的房子那时还很新,周围没有那么多新起的房子,也就衬显出它的年轻。门槛高高的,总在我迈进大门的时候不小心弄个趔趄。爷爷和奶奶见我时的吃惊是不小的,毕竟多年没有见,当我忘记他们模样的时候,他们又是那样真切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或许他们也如我一般在想,记忆里他们搜索到的关于我的记忆恐怕只有小时的爱哭的我拉。我不熟悉老家的方向,也感觉不到真正的方向,尽管太阳依然在他们所说的东方升起,而我是没有任何感觉的,我刻意的记着方向,也刻意地开始了我要的新生活。
被爷爷用三轮车拉着送到学校的时候,那个小学的校长我叫姑爷。很多个小脑袋从窗子里探出来,望着窗外爷爷送的我,还有爷爷搬进来的桌椅。(这个地方上学都是自带桌椅)我喜欢那个自己的桌子,可以把自己的东西塞得满满,很爽的感觉,那时我不会这样形容。听我说话的时候,更多的人露出笑脸,他们说:你说话可真好听!是的,那时我不会讲老家的话,但我能听的懂。教我课的老师,也是我姑爷,他让我留级,我没有,我是那么坚定地一口回绝:绝不留级!他们笑着说这个孩子很厉害啊!我读的六年制,在这里上对等的班级是跟不上的,的确上课之后我开始意识到了难度之大,但我还是没有放弃,哭过,难受过……还让爷爷帮我借来计算器计算那些大数位的运算,因为我实在不想完不成作业,而我又真的一点不会,我在我的学校只读了简单的乘除运算,那的新课程于我是绝大的挑战。
在课程难度的挣扎中,我有好多小伙伴,他们更多的是欣赏我的语言,或者对我的好奇,都主动跟我说话。还有一些帮助我的,日后课程上的确是那个叫徐敏的女孩子帮了我,才使我在来新班级一个月后的考试中取得及格的数学成绩。而我的语文仍然是班级第一名,老师惊讶至极,其实在我来说却是意料之中。那时,我是个十岁多一点的孩子,可不知道是怎样的力量推动我就那样一步步寻找着自我。而且用我自己的努力打动过那么多人,包括最初担心我跟不上课程的我姑爷,他后来说“这个孩子,行啊,厉害呀!”
在老家的学校里发生了好多故事,有趣的,快乐的,让我流眼泪的……太多了。我不是那样闷头学习的孩子,那些玩伴大都愿意和我一起跳绳,因为我实在是他们崇拜的对象,轻盈的步伐应该是不夸张的。仍然带着骨子里张扬的个性,在另一块不是我出生的土地上荡开,他们开始知道这个野蛮的东北丫头是多么厉害和要强。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