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小T的故事(十四)  

2005-11-07 11:12:1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呦,回来了啊?”主任挺惊讶的问,“不是才走了一年?”
“是啊,又回来了!”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我的回来会影响到大家的生活。当初离开的时候,好象我说了句不着调的话吧,大概意思是说不会再回来了。
主任面带着微笑,看着我和妈妈。老妈极尽诚恳的解释说:“不行啊,孩子还是太小了,那边老人照顾不了,还得回来读啊!”
主任依旧笑着,很例行公事地笑着,然后问:“还回原来的班级,还是到隔壁班去?”
那个问题在我脑海里闪现过一刹那的功夫,而后便脱口说:“回原来的班吧!”这个决定似乎太草率了,老妈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忽忽悠悠地我就进了原来的班级。
从主任办公室走到晶平班级的那段路看起来太漫长了,我的心里阵阵颤抖,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仍然选择回到她的班级,但我确是那样选择了的,而且正朝着她和她的班级走去。突然就想念千里之外的那个群体了,那些可爱的同学,那些对我很特别照顾的老师,那些……短暂的路,思想加固了它的长度,忽而又骤然变得好短,我期待就那样一直走下去,或者自己就仅是在一场梦里行走,而不至于离她和她的班级越来越近。
天气还没有暖起来,三月的艳阳温热不了我的手脚,感觉到冰凉,从心底里有种恐慌,但我为什么如此这样孩子气又多了几分成熟的顾及,选择她的班级,是为了所谓良知上能够坦然面对今后与她擦肩的日子,还是为了她曾经仅有的一次在我生病时善意的探望过我?太快了,老妈敲响她的班级门的时候,我的心加速地跳动,抑制不住那种紧张和慌乱……
她开了门,教室里的样子依旧,她的样子依旧,勉强的笑容凝在脸上,说了什么我不记得。“老师!”这是我的第一句话,也许之后就没有说什么,也不知该说什么。她给我找了个空位坐下,老妈跟她寒暄完就离开了,周围是我熟悉的人,还有一年前特别熟悉的她的脸孔,依然的怕人,眼睛里流露出的常有的愤恨没有变。我不敢看她,可我却这样选择了她和她的班级。同学稚嫩的脸和热情的眼神扫在我的身上,有点暖和的感觉,我确信重新回来的我不再如一年前那种冷冷的表情,也不会再听她的去无辜地惩罚一些同龄的同伴。
她的表情那么得意,或许是因为我回了她的班级,证明了她的教育是成功的。我知道我开始后悔了,从我做出决定的刹那,我的感觉一点点地变坏,尽管那个氛围我已经熟悉很久。后来的课上,我正式验证了自己错误的决定,她疯狂地打骂学生,吼喝学生,只我还是那样端坐故做冷静的听讲。
四年级的语文和数学已经不是一个老师来教,数学课是隔壁班的老师,他曾经是我姐姐的班主任。他跟晶平说:“呀,这回你们班可厉害了,X回来可是相当于一个蹲级生啊!”尽管那话听来很刺耳,但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在异地读的是五年制,回来读书应该是很轻松的,几乎每一节数学课对我来说都是巩固和重读。晶平面无表情地说:“能怎么样呢?”别无他话,她永远是那种不屑的表情,我无法猜透真正的她是如何去想的。
正常的生活,不正常的老师,不正常地上课,恐惧时刻困扰着我,看他更暴躁地打人。听说一年前我离开那会儿,她生了个女孩,她丈夫更加变本加厉地折磨她,她也更狂暴地收拾这些可怜的学生。那一切我一无所知,她没有让我当什么干部,班级里的班长和学习委员是从我姐姐班级里留级下来的两个女生,学习很差,我瞧不起她们,因为骨子里就厌恶这样的她们,没有办法,那时就是那样,我不甘心代替我位置的人竟然是她们那样的学生。想想就忍不住要骂上几遍或者诽谤她们,后来知道是自己不对,但那时的我就是那样,毫无办法。
考试考试,我是意料之中的佼佼者,第一是我的,没有谁可以抢夺。隔壁班的老师很眼红,偷偷问我当初怎么不去他们班,我很尊敬地回答怕我老师难做啊,当初是她带我的,我还得回去……讲义气!我确实如一地讲着我的义气,直到后来或者现在从来没曾转变过。晶平很少打我,但她凶狠的目光使我发抖,我是那么害怕碰触她的目光。咬着下唇,她站在讲台上发狠地说:“你们这帮小犊子!”我们都低头,我们谁都不敢挑衅,偷偷地,我用余光看她的脸,铁青着,眼睛跟爆出来一样,我如何生活,我们如何生存啊!那是四年级里我成长的心开始意识到的问题。
还会有人不完成作业,还会让她撕掉无数个本子,她让我做组长检查所有人的作业,也许那是给我的恩赏,应该是的。她淫笑着解了某男同学的裤子,那种笑是污秽的,也是异常得意的,男同学极力挣扎着告饶:“老师,我以后不敢了,老师,老师……”嘶哑着声音哭喊,她越发疯狂地撕扯,似乎他的挣扎是公然地对她挑衅,于是她越发觉得快意淋漓。她笑,那笑,我无法形容,是让人惧怕到极点的表情。我只在心里求老天帮帮我的同伴吧,他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裤子还是被她扒下来了,细细的教鞭抽在屁股上,那种疼痛像矗立在我的身上,抽动的好象是我的肌肉,愤恨就在那时开始燃烧我的身体我的心灵。然而我依然的无能为力,救救我的同伴,我是那样毫无目的地祈求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