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小学篇】小T的故事(八)  

2005-10-26 16:55:0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回忆童年时代都带着美好的表情,而我有时不愿意回忆那段暗淡的日子,可是又不断地将那段记忆放在我意识中的最顶端,下意识的,应该是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读了一年半的学前班,总之和那个黝黑的魔鬼老师一起度过一年多的时间后,我的成绩很好。记忆中她恶劣的行为也渐渐淡掉,只惟独记得那次教鞭抡到我胳膊上留下深深的红肿的条印儿,老妈没有去找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老妈那样的做法是对还是错。眼看就要上一年级了,那个老师调走了,后来听说是调到镇上一所初中当历史老师,不过知道那些已经是我成为初中生以后拉。
新来的班主任很高,那时在我眼里确实很高大,而且近视程度似乎很大,总之教了我一段日子后,我再碰见他时,老远跟他打招呼,他竟然毫无反应。后来知道他近视眼,而且一般不到近距离是根本看不清的,索性就不管那么多,还是照样亲切地喊他老师,因为那个老师当时在我看来很好,比那个女老师强得大多。升一年级的时候我拿了双满分,后来我总把这个功劳归功于那个男老师,奇怪的是小学收尾的时候他又做了我的班主任,不过那是后来的事情。
孩子的心总是充满幻想和追求的,那时侯我以为摆脱那个老师,一切新的生活将开始,我的生活将从那时开始真正进入新生。可是事实证明我错了,一年级的班主任仍然是个女的,她长着一双很大的眼睛,方圆的脸,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很可怕,棱角那么分明,有时让人觉得那是属于男人的脸,怎么会长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呢。细节我已经很难记得了,关于她的种种故事可以写出厚厚一摞子,毕竟她成了我今后五年里的班主任,精细一点应该是四年吧。
那张并不黑的脸,甚至还有点发白,总让我想起很多恐怖的东西,她不像一个女人,在生活里也没有做过女人该做的,这是我后来给她的定位,当时我是没有胆量和勇气的,连和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她的名字其实还算好听,“晶平”,我觉得这样的名字应该是大家闺秀出身的,然后在自己的生活里,应该是个淑女的形象,至少该是懂得怜惜她的学生和孩子的。然而一切都不是的,她那张阴郁的脸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吓到快要尿裤子,可能我算是比较得宠的了,因为她打我的次数在别人看来甚微。于是我暗地里被大家认为是她的宠儿,我也习惯了她的教育方式,跟她一样,在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时候做了很多与她同流合污的事情――迫害我的同胞们。所谓迫害,就是用她教给的方式,扇嘴巴,拧脸蛋,可恶的暴行,在后来的回忆中,我特别痛恨自己的无知和年幼。
树叶哗啦啦落下的时候,我们的教室门口还是会聚集着那么多天真的孩子的脸,他们和我一样不会有如现在想起的负担,即使是挨打。
那年我在同龄人中第一批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老师还没有结婚,她的和蔼的品行还在,据说她是从四年级下来的老师,刚毕业没有多久。她的字真是很漂亮,很大气,不过为什么她后来的生活与其最初给我的印象毫不相干呢,我诧异了好多年,但终究无果。加入少先队,带上红领巾,我是那么骄傲得挺着胸昂着头走进大个子的学长队伍里,好象一切美好都因我胸前的红领巾在飘扬。孩子就是孩子,我想那时的我是个真正的孩子。
一次,我丢了红领巾,学校是每天都要检查的,高年级的同学检查,带者“值周生”的袖标来回走动,我羡慕得很,真想有那么一天如他们一样横行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对别人呵斥说:“你的红领巾呢?你的班级有乱东西,扣分!”那种感觉真是棒极了。不过当时只是想而已,倒是我因为丢了红领巾班级被扣分,老师狠狠地打了我,那是她打我的开始。生命里也从此出现了第三个打我的女人。
我注定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学生,那么我就会很懂事的做好我自己的学业。我爸爸妈妈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压力,但我从上学那天起就给了自己无形的压力。从来没有减少过,于是我的成绩总是很好,因为我确实很用功地做我的功课。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