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洋洋洒洒一个年  

2006-02-10 17:28:2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也知道年龄会让人恐惧,在辞旧的爆竹声中,我分明感觉到思绪已经不能如往常那般平静,纷飞,零乱,如雪片。站在又一个年关的口颈,我没有了已经走过的那些数字,24、23、22、21……那些越来越小的数字,也离我越来越远。似延伸至远方的曲曲折折的小径,回头已经望不到来时的路。

                                     ――年之一点点感悟

(一)   除夕

除夕前夜提着大包小绺的回家,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上,歪脑袋看他的时候,他用不安分的手摸我的脸颊。不过,一切都觉得温暖。和他一起回我家过年,爸妈很高兴,老妈做了年中饭,叫上爷爷过来,这似乎是五年来第一个热闹的年饭。

年,总是要过的。其实说味道,似乎说不出来。只要一家人能够这样健康而平和地围坐在一起,听每个人唠唠叨叨,看老爸老妈笑开花的脸,看爱人疼爱的眼神,那么幸福足够了。生活原本就很简单,如果奢望不多,那么幸福和快乐就会不少。过年,也是繁忙工作之余的一种相聚的理由,因这种理由而高兴,因这种理由而给予生活更多期盼,我们在畏惧年龄的数字渐增的同时,也因种种期盼和希望而有了生活的力量。

和老妈一起包除夕的饺子,按照传统在两个饺子里包硬币和糖,以示吃到硬币的人财运吉祥,吃到糖的人吃运多多。大概是这样的吧,我建议把硬币换成葡萄干,因为硬币实在太脏。

我边包边吵吵着:“今年肯定我吃到钱,哈哈~~~~”

随即还跟老爸老妈炫耀最近的好运气。去上海,在集团公司抽了九百多块的羊毛被;逛商场给老公买衣服,中了个限时免费。哈,想想都觉得开心。这么多年我一直是个小倒霉蛋儿,怎么一下子走起鸿运了呢,心里美滋滋的。

中了,中了,又中了!果不其然,这饺子,包着葡萄干,代表着财富运的葡萄干饺子,竟真跑我筷子底下来了!一家人笑不拢嘴,称道我今年要发大财咯。

这个除夕还真没白过呢,至少除夕夜的好运饺子可是被我吃到了。联欢会就没什么兴趣看了,一觉呼着了,他也在我身边睡下了,劳累和疲倦但愿也可以随着旧年的钟声远去吧。

听窗外遥远和即近的爆竹声,偶尔像碎在窗边儿。夜空被缤纷的礼花装点着,透着光亮我所能感到的只是这个年很快就过去了,一切新的东西又要来临,我在期待中先沉沉睡去。

(二)   拜年

永远都不习惯这里的过年,扒开眼睛就是顶着黑黑的天去本家族里拜年。那所谓的拜年也不过是挨家串串,一句过年好之后,前面的人出了门,后边的人续上……我总以为那是无聊之举,小孩子也许还能有些兴趣,可悻悻地想自己已经二十大多之后便索然无味了。寒暄着看不知名但却叫着姑姑叔叔爷爷奶奶的,真叫我这个反胃。

拦门棍据说是拦那些孤魂野鬼的,可谁知道有没有把我可怜的姐姐也拦在外面了呢。每当这样想,就会好多凄凉,心里的酸楚也泛泛地涌上来。鞭炮的碎屑,满地的红色,大红的灯笼和对对的福字,还有每家门前贴着的春联,知道这是年味十足的中国的春节。可我总想这些红红的东西是不是把我姐姐吓跑了,这个第五个年头,她在哪里过年,她到底在另一个世界如何生活着,或者真就死去便全无了……

爷爷住的老屋已经面目全非了,他的腿脚也不好拉。还是很可怜他,不管他和妈妈之间多大的过节,毕竟他是爷爷。步伐真的蹒跚了,而且很艰难地行走,可他会慢慢走到我家叫我们去吃他做的肉丸子,那么还有什么不可以原谅他的呢。一切就在平静中悄悄过去吧,好的,坏的。前几年我也住在那里,如今墙壁的落土,爷爷吸的草烟已经将屋子熏黑了,低矮的房屋有种沉重的压抑,加之他一个人不曾收拾,已经很难入目。窗外的月季过冬了,还清晰地记得小时侯开得艳艳的月季,还有大门口爬着绿色葡萄虫的葡萄树。

恍如昨天,又确实已久远。姐姐也是在这个屋子里去的,可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笑一笑,或者妈妈说她临走前坐起来看过窗外,那么她究竟看到了什么?是不是和我一样看到了月季还有门前已不在的葡萄树呢?五年了。不短的时间了,可以在这段日子里创造多少个人,而偏偏她是那么早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哪怕一角。

……

老爸在叔家喝醉了,又哭。我知道,我理解,但我不说。老公说那些本家叔欺负人,硬是帮着老爸喝,结果两个人吐得一塌糊涂又大醉着睡了。

没有打电话给朋友或是那些本该问候的人,不知道,没有原因,只是不愿意打,或者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三)   上坟

吃了初二早上的饺子,老爸吆喝着我跟他去上坟,我是答应的。

不知道下的是雨还是雪,记忆力越来越有问题似的,总是不记得天气,也不记得很多细细的东西。

穿着棉拖鞋,拿着鞭炮和纸钱儿,坐老爸的电动三轮车,听远近狂妄的爆竹响声连成片,乡村里骤然热闹起的人群都朝着墓地的方向走去,男男女,老老少少。女的几乎没有,自然有个我,所以男男女这样的说法也就合乎常情了。

挑起个长长的鞭炮竿,老爸把鞭炮挂上去,点燃……噼里啪啦开始在树林里震荡着,连个坟头都没有的树林,据说当年可是坟冢林立着,高高的坟头跟连绵起伏的山一样。掉转头去姐姐的坟,那里有我们家三代人的三个坟,奶奶、大伯、姐姐,挨靠着,冬天里没有生机的土地,暗色的不知是黄还是灰的土壤,突兀着三个不一样大小的坟包。我姐姐的最小。

在来时的路上,眼睛里涩涩的,眼泪不知怎的就出来了。赶快擦净,不让别人看到。而我知道声音已经哽咽在喉咙里,我在想:如果她还活着,这条路会要我来走吗?老爸的心会揪结着吗?如果她还活着,我多想跟所有人炫耀我有个漂亮的姐姐……止不住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泛滥,在下车之前一定擦干,不让老爸再难过。爷爷毕竟只是爷爷,他把一切都看得那么淡,他从来不会为姐姐流一滴眼泪。而老爸会哭,会在吃年饭的时候想起原来的四口之家,想起不听话惹人生气的姐姐。

在她的坟旁,我点燃纸钱,心里叨念着一切祝福和祈求,还有问候。轻摸一下坟上的土,好象摸到的是她软软的修长的手,还有她生病那时胖胖的脸,长长的黄黄的头发……把我兜里揣来的糖放在她身边,知道她吃不到的,可是感觉她还在,只是在一个不同的地方生活着。有时候,我会很想她,想她的每一个我能记起的动作和表情,还有为数不多的言语。还有很多时候,我特别憎恨自己,为什么我能想起她的事情会那么少,记忆里一些东西无法形成完整的东西表述出来。从她2001年秋天离开我们之后,这个世界似乎对我来说也有了不同,我不再傻乎乎地把希望的事情当作必然,而是能够接受一切给予我的结果。我开始不奢望,不愿意轻易放弃某些东西,因为我失去了姐姐,才知道什么都有可能在你无意识的情况下失去。

路很短,在我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里,我看到的不是路程,而是这一端和那一端相隔甚远。咫尺天涯,也许就是瞬间,擦肩过后便成永远的过去。

回来的路上,依然听见炸响的鞭炮声,在每个堆起的土包上空。白昼里毫无趣味的礼花绽放,仓促的星星点点,缭绕着能够想起故事的人的心情。希望有多余的感受,却总是丝毫的都没有,只简单的开始生活和每个未知的日子。于朝夕中升落所有的梦想,有遗憾,亦有愉悦和欣慰,偶尔思念会让所有变得有意义。看辽远天边渐起的浓云,我、我爱的人们和爱我的人们一起携手,不管是否会有再厚的云,再大的风,再狂的雨。

坚定,简单,幸福。思念,回忆,幸福。不要任何忧伤,我会好好地生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