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小T的故事(二十五)  

2006-06-26 11:52:4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周末,阳光有些灿烂,我依旧喜欢跟着姐姐去玩,她的包容和忍耐是我在其他地方所找不到的,尽管我还会不时的责骂她,甚至小打出手,但她始终还是原谅我的。

姐姐穿漂亮衣服,我很少攀比,再早的时候就常听老妈内疚似的说,你姐姐不上学了,让她多穿点吧,你还得上学,比她花钱的地方多的是。我是个聪明的孩子,很明白老妈的话,就乖乖地点头,表示决不攀比,老妈也为此常人前夸奖我这孩子很懂事,只是脾气有点犟。

那天,姐姐穿着得体,化了好看的妆,不过总是很浓艳,她也总看着镜子里我瞥着的嘴,故意气我说:“就这样化的!给你来点吧!”开始很不欣赏的我,渐渐地也对那些脂粉感起兴趣来,心想如果自己的脸蛋上抹些个那些玩意儿,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看了。没有人夸我漂亮,只不断地听人家说,看那谁家的大姑娘出落得这个俊啊,我在自豪之余还是有点羡慕。

姐姐换衣服的频率更始高不胜数,如果上午八点你看到她穿一套裙子,那么中午十二点你绝对不会看到她还如此装束,她会让你在一天的诸多时刻里看到诸多形象的她,而如何去发表你的看法,那对她是毫无作用可言的。时间久了,我习惯了她一切的坏毛病,穿了的衣服扔一屋,没办法,骂了说了没用的情况下,我只好不做声,或者干脆就把她往一边一推,自个儿当自个儿的衣服收拾起来,甚至还不时用我这可爱的小手帮她搓搓洗洗。唉,那时就寻思着命咋就那么苦呢,直到多年之后我才突然想到再要去洗她的衣服是多么可笑的事。

梳了马尾辫,我不记得自己穿了什么,应该不赖,当年姐姐穿下的衣服我接着穿,很多人还是羡慕得很,在那旮瘩地方姐姐所穿的绝对是时下农村不多见的,为此我也开心地宁愿去拣她的二手衣服穿。

宽阔的马路,非油板,细碎的沙石偶尔能挫伤我的脚底,咯一下满疼。不过那是我印象里很美的一条路,四通八达,能通往任何一个地方。而我所能想到的任何一个地方不过是方圆几十里以内的范畴,至于更远的地方我只怀念那呼嗒呼嗒的火车,因为它当年把我送到了千里之外的那个新鲜的校园。姐姐拉着我的手,有时是我主动抱着她的胳膊,和她那傻同学一起,站在马路的边缘,等一个人。她们俩诡秘的神情始终没有告诉我任何东西,我还是傻呼呼地想在等一个如何的人。太久,没有任何动静,笔直马路延伸的方向只偶尔会过往几辆爆起沙土的拖拉机或者牛车马车,我问姐姐:“等谁啊,姐?”

傻妞温顺地说:“等一个朋友。”

我讨厌她那么跟我说话,一脸的大人相,好象跟我毫不相干。姐姐不好意思地说:“等我同学,拿个东西来!”其实我知道她骗我,眼睛里流露出的羞涩已经告诉我她所等的人一定是个男生。我看向很远的地方,那个我从未去过的一个村子,我使劲搜索着记忆仿佛能在记忆里挖掘出什么重要的东西。

孩子始终是个孩子,我好奇着,也厌恶着那样的等待,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老姐等的那个人出现。我开始闹,我要回家,那种氛围我不喜欢,我只喜欢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空间,不希望任何人来分享我们的时间。可我不懂该怎样去说,我只会吵闹着要告诉老妈,而她们所做的就是以后不要带我出来。

那人始终没有来,我问姐他长什么样,她没说,倒是那傻妞说长得很英俊。后来她们撇开了我,跟我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我只好沿着宽阔的马路朝家的方向走,心里充满孩子的酸楚和委屈,我厌恶姐姐,因为她那么自私地把我甩开,好象她们的年龄里容不下我这样一个毛孩子。但也只是那一天,后来的后来,我们依然在生活里相互搀扶着前行,更多的是我有了自己诸多成长的空间,我也开始渐渐习惯她的另一方天地里的另一方人。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