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2007-10-06 19:07: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上高中那年,我就知道了家不仅仅是一所房子。家的概念似乎更加深刻而深沉,总是在离开他的时候才更加明白他的含义有多沉重,他对自己来讲是多么不可或缺。后来读者上我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论调:有房子的地方不一定是家,而被称为家的地方只要有父母和自己所爱的人就足够了。

是的,多年后,我亲身体验过那种只要有自己爱的人的地方就是家的感受。我也从此深信只有家才是一个永远不能抛弃的地方,哪怕他没有巴掌大的地方,甚至连一个让自己安身立命的空间都算不上有,没关系,只要每次能看到爸爸妈妈微笑着迎接我的回来,用那种疼爱的目光慰藉自己疲惫奔波的心灵,那么一切经受过的苦楚都会瞬间化为温暖,如春天绽放的花蕾,如和煦的阳光洒满全身。

这个假期虽然不算很长,但对于上班族的自己来讲也非常知足。在家里陪老爸老妈待了四五天,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话要说,但总觉得相互关怀的眼神和彼此简单的交流就足够了。从上了大学之后很少有特别多的时间陪在父母身边,像儿时一样说东道西,于是当有这样的机会哪怕一点点的时间静静陪在他们身边聊聊家常,都觉得是种幸福和安然。爸妈终归是老了,头上的白发已经不能再如从前那样论根来数,他们也不再一根根地揪去。可能是人越近老了,就越害怕寂寞,当然也更希望有儿女守在旁边。

老爸老妈也是,每次我回家,他们都特别欣喜,甚至流露出从未有过的留恋和不舍。六年前姐姐去世后,他们真正地变成厮守一生的老伴,尽管更多时候也会因为些许小事吵吵闹闹,但毕竟没有我在的时候,这个家始终是他们相互扶持和相互支撑着在走。五十多岁的人了,眼看着奔六十去了,当别人说他们是老头老太太的时候,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以为这个称呼是错误的。可转念一想,再过五年自己也将而立之年的时候,就不再奇怪,更不敢说我的父母仍还年轻。

家,曾经在一个相当平原的地方,那里的黑土也总是在我的记忆里不断回映。有多少成长的故事留在那里,我好想回去看看,长长的河沟,覆满河面的茂盛的芦苇,有点像鳗鱼似的小泥鳅,小时候特别害怕它滑溜溜的样子,担心它会爬到自己的裤管里,还有好多绿油油的稻田地,一片一片地。园子里种满蔬菜,偷偷地跑进去摘几根老妈栓好红绳的黄瓜和西红柿,开始不敢去摘,因为老妈说那是留作种子的,后来发现老妈只是不想还没有特别成熟的果实被我揪下来,我就偷着揪下来再把绳子换到另一个小的上面去,然后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好好地偷笑了一番……

现在的家,脱离了那种纯粹农村似的生活,在我的印象中农村是属于土地的,而这里的土地寸土寸金的,少的可怜的院落基本没有可以利用和发挥的余地,时常让我怀念我那曾经一马平川的家,那个大大的园子和绿油油的各色蔬菜……不过老爸老妈生活在这里,看到他们依然为着生活而劳碌,就依然看到生活的希望和欣慰。他们依然会累,但他们仍然是我奋斗的理由和希望,他们也是那样想,和从前一样。

家,有老爸老妈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但说实话真正让我难以忘怀的始终是生我养我的那块黑土地和在那里留下的所有故事。而有爸妈的地方,也是我永远都不能抛弃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