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住院手记(三)【原创】  

2009-12-10 23:08:39|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2】

回到病房里睡了好几个小时,具体多久,忘记了。麻醉剂的作用终归还是蛮厉害的。一生病,老公总是被我折腾得不轻。尤其很多次发病都是大半夜,对此我们都很无奈。

我看不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但能想象得到这会儿,躺在病床上的自己脸上那或苍白或蜡黄的病态。他给我慢慢揉腿部的肌肉,希望我能尽快从麻醉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问我想不想去厕所,因为从我进手术室到现在已经近十个小时了,点滴在不断地挂着,而我没有想去厕所的欲望。

接近晚饭的时候,我终于感觉腿部可以缓慢移动了,点滴也打完了。这时候我的小同事坐在我身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由于十几个小时没有进水,嘴唇干得皮都一点点起来,我只能低着声音说话。我说她,傻孩子,哭什么啊,没事的,小手术,很快就好了呀!听我这样说,她越发难过,甚至哭出声来,说,你怎么这么可怜啊?她就是那个告诉我阑尾长在左边的小妹妹,呵呵。我极力安慰她,像个妈妈安慰孩子一样,这时候竟然有暖暖的力量在全身运转。我问她是不是没吃饭,饿了的话,让姐夫带你吃饭去。她直直地看着我,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掉。

我试图挣扎着起床爬去厕所,老公和我的小朋友在一边想把我扶起来,我拒绝了,因为身体一动,那种疼痛让我的呼吸都暂时停滞了。我说让我自己慢慢起来,不用扶我。麻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失,我努力爬起来,再下床,挣扎着站起来,还是在他们轻微的搀扶下去了厕所。伤口疼,但还好,那种感觉很特别,以前从来没有过,对于我来说也是新鲜的。

下蹲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痛,反而比其他任何一种姿势都舒服许多。他们两个人陪着我呆了好一会儿,我跟老公说,带我的小朋友一起吃个饭,顺便给她打个车回家,外面很冷,离得很远,我不放心。小朋友说不用不用,可是我依然吩咐老公送她到楼下去。她说明天还来看我,我说不用不用,过几天我就活蹦乱跳了,千万不要每天都跑来,记得进医院要带口罩,这是非常时期。她听着听着又眼泪哗哗地,搞得我不停咽着眼泪,不敢再多说话。

送走小同事,我又沉在极度虚弱的状态里。不知道是不是饥饿,胃里的翻江倒海,似乎比伤口的疼痛更纠结我的注意力。刚才重新躺在床上的时候,那种伸拉伤口的疼痛一定让自己面如白纸,但我始终不要别人帮忙,只想自己慢慢来。这个时候,我发现我骨子里对一些事情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

这个夜晚相当漫长,没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却怎么也盼不到天亮。睁开眼,十二点;再睁眼,一点;再睁眼,两点……旁边病床的病人晚上没有住在这里,老公睡在那张床上。我自己爬起来去过四次厕所,都不想吵醒他。靠窗的朝鲜族大叔被我第二次开门时的声音吵醒了,他拼命叫着我老公,她自己跑出去了,快点起来啊。我极力每一次小点声,可是最后一次回来开门时还是吵醒了那个大叔,他像是突然惊醒的样子,又拼命叫着我老公说,快点,她又自己跑出去了!我老公每次都迷迷瞪瞪地猛地从床上跳起来,那样子其实蛮滑稽的。我跟大叔说,谢谢大叔啊,没事,我自己行的,我已经去过厕所了。

我自己再度爬上床,疼,生生的疼。他看到我疼的样子,把护士叫来说要打个止痛针给我。护士问我,能忍吗,这个针最好不打。我说,能忍,不用打。

忍,盼着天亮,盼着可以给我一点水喝,盼着可以给我一口饭吃……时间一点一点的走着,好不凌乱,而我很少在夜里这样陪着它慢慢的滑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