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住院手记(四)【原创】  

2009-12-14 14:23:12|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天】

五点钟就有护士过来挨个儿送体温计,量血压。

一晚上没有睡,只偶尔迷迷糊糊地合上眼睛。夜里上厕所的时候,还看到有人鬼鬼祟祟地挨个病房乱窜,想必不说也知道对方的来头了。我饿得要死,疼得要命,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只要他不照着我的伤口再来上一刀就行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放在病房里。

估计是我一晚上走动的比较多,反而恢复得很好,今天早上就正常排气了。按照医生的嘱咐,只要正常排气,就可以吃一些流食了。在过了一天两夜之后,我终于喝上了第一口水。那感觉,真的不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的。水顺着喉咙一点点地滑进肚子里,我觉得就像一株枯萎的花突然碰到天降甘露,活了!这时候,我更深刻体会到“水是生命之源”这句话的分量。

老公本来是要上班的,一看到我这可怜兮兮的样子,便不忍扔下我一个人,他说一定要陪着我。原本不打算告诉老爸老妈的,但想到老公还要工作,晚上又要陪在我这里睡不好觉,我便同意他通知我爸妈。这时候老爸他们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白天的时候,病房热闹了许多。旁边病床的那位,到上午九点打针的时候准点来了。一个跟我老爸年纪相仿的大叔,看不出像个病人,旁边还跟着个三十多岁的男青年,估计是他的儿子。他们顾自说着话,儿子坐在病床下方的位置,翘着二郎腿,把报纸平摊在腿上,偶尔跟他老爸说一下刚从报上看到的有趣新闻。

这个大叔嗓门很大,说着地道的青岛方言。他开始问靠窗的朝鲜族大叔,你这是第几天了啊,还不出院?估计他们已经认识了。

朝鲜族大叔说,第八天了,医院不让出啊。

大嗓门大叔又说,你就得自己要求出院,不然看你花销都是自己的,他们才不管呢!

朝鲜族大叔说,行啊,再过一天吧,反正都住进来了。

大嗓门大叔又说,如果是国家医疗保险报销的,他们是不敢多留你的,阑尾炎这么个小手术,七天足够了。如果你有医疗保险,怕上面下来查,肯定到时间就让你走人了。

我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想睡觉,又睡不得,这么吵的声音很难让自己入睡。手上的留置针很是方便,护士过来直接插上针管就可以输液了,而我的手也不必再被扎眼儿。我开始注意到病房的一角,昨天哗哗漏水的地方似乎被修好了,但天花板上漏了个大洞。医生查房的时候,看到我们三张病床几乎是靠在一起的,便问,怎么回事?我老公说,昨天进来的时候,那角上哗哗地漏水,天花板都快掉下来砸人了,这不才把我们的床往这边靠了靠嘛!医生不再说话,例行公事问了问大家,没事吧?我们都说,没事,他们呼啦啦一群人就都闪出去了。

我在那人群里搜罗了一圈,试图找到手术中说猥亵话的那个家伙,但碍于当时他戴着口罩,实在很难辨认。吃过早饭,全身也有了力气,我就笑着跟老公讲了手术台上的那段故事,他也笑着说,看看那群人里有没有那个家伙。

大约吃中饭的时候,老爸老妈风尘仆仆地赶来了。从他们的脸上,我还能看到那些因为劳累而略显疲倦的神情。但他们终于没有像电话里说的那样,不能两个人一起来,他们还是一起来了。昨天晚上的电话,我还记得自己心里片刻的失落。老爸说,我一个人去看你就行了。我虚弱地问,那我妈呢?老妈接了电话说,我刚找了一个活儿,才干了两天,走不开啊?我给人家扔下那活儿,人家怎么办呢?我不知道老妈说的那活儿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我毕业以后一直在努力使他们过得好一点,我常拼命阻止快六十岁的老妈去做工,直到前些日子终于因为她年纪大了,面包厂的老板以生意不景气为由炒掉了她,她才终于停下疲于劳碌的脚步。但她是个特别要强的女人,一辈子都是那么不服输,想法设法地去找新的工作,我想这个她口里说的活儿就是她的新工作吧。

不是我自私,我能理解他们的辛苦和奔波,但当我病了的时候,我真的希望他们可以为了我暂时忘记一下赚钱。老妈常说,她多工作一天,就能给我减轻一天的负担。可我也常对他们说,不要觉得花了我的钱就有什么负担,我是你们的女儿,我和我的丈夫都有义务照顾你们,我不想你们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外面苦苦地为那几十块钱打拼。每每这样的时候,老妈总是表面应允,过后还是闲不住,到处去找能够赚钱的机会。其实在我的帮助下,他们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积蓄,但他们总是说这点积蓄不能活一辈子啊。我想说,你们的一辈子已经在辛苦中度过一大半了,剩下的时间该用来享受一下晚年生活了……但当我看到他们那张依然充满期待和自强的眼神时,我总是噎住这些话,什么都不再说。

老爸老妈坐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眼里的心疼。老爸问我,疼吗?我笑着说,不疼。还记得昨晚的电话,老妈说不能来的时候,我听到她的声音里是愧疚和难过的,她也轻轻地问我,疼吗?我记得我也回答说,不疼。可是我告诉她,你能不干活来看看我吗?后来我就想,也许自己不该说那句话,她何尝不想来看看我呢,一定是有苦衷的,我该理解,我该理解才是。老爸出去的时候,我从老妈嘴里知道,是老爸说不让她来看我的,因为这份新工作是老爸给找的,老妈刚干了两天,如果不去干会让老爸丢面子的。老妈说,她一夜没睡觉,反反复复想着,我要不去看我闺女,我闺女一定会说我这个当妈的就知道赚钱而不知道心疼女儿。我笑了,昨天我确实那么想过,而且一想到老妈为了赚钱而不能来看我心里就很是心酸,但一觉醒来我觉得心里已经在慢慢理解她了。这会儿她跟我说的时候,我也毫不避讳告诉她,是啊,昨天我确实那么想过的。老妈也笑了,她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有和她一样的刚强,也有和她一样的脆弱。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