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就韦东《写在世界诗歌日》组诗的小释  

2009-03-21 22:36: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天,黑夜

还要死过多少次  才能活过来?
仅仅是花开了  花落了
我碰巧赶上  花飘落的途中
梦中醒来  也许可以触到向下的锋芒
夜里的雨水从破旧的屋顶上漏下来
破旧的阳光跌倒  摔在楼顶上
我碰巧赶上  蝴蝶翅膀上斑驳的痕迹
一个时代  草木茂盛  萧风浩大
正巧我赶上  花开花落
还要死上多少次  才能活下来?

白天 黑夜。无论死过多少次,都无法永远的活下来,只有在不断的生和死的较量中,这活才是更为令人渴望的。但死过一个漫长的夜,就必然会有一个鲜活的黎明,进而有满目阳光的白天款步向你走来。诗人的诗歌也是在生与死的锤炼过程里更加顽强而坚定着某种信念!

   抚过云天的手掌

抚过云天的手掌  抚摸过我
我心头战栗  静寂是朋友
却充满敌意  黑色的河流流经村庄
稻子也流浪了  我许许多多的影子
晃悠在农田上  像南京街的灯光
必须回去  你秘密的命令如一场雷雨
你要打湿江南  江北也不放过
打湿我  是为了最后一次出场

抚过云天的手掌。这种秘密的召唤必然会让一个诗者想到生存的根,都市里的繁华和琉璃,怎么也不及一抹乡村土生土长的气息带给自己的记忆来得更加贴切和本真。回归吧,那是一个诗人,一个生命不得不去关注的地方。 
  
   

搬运粮食的蚂蚁

我曾见过浩荡的运粮队伍  那是许多年前
田垄一隅  门槛一侧  
小小的蚂蚁身强力壮  很久没有见着了
我背井离乡  我的兄弟姐妹在南下的火车上

搬运粮食的蚂蚁。如果可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我们愿意分一点给同样背井离乡的兄弟姐妹。你的善良,感动!

    
 眺望大唐

如果想可耻一回  就转身眺望
文字如箭矢  射入目光
如果想再可耻一点  就去梦想
月光如酒  洒在望春楼的台阶上
我什么都不知道  像一条醉汉
晃悠在二十一世纪的大道上
眺望大唐。那段辉煌灿烂,对于一个诗者,是一种失落的记忆,还是一种深刻的思考?什么都不知道,可你并不是醉汉,你的文字定会让更多的人感触到如箭矢一样,直入他们的眼睛,就如大唐的文字射进你的眼睛!你在做了。


    
  质疑

你面对众生  提出质疑
麻雀交头接耳  唧唧喳喳
鸽子含羞低头  梳理光一样的羽毛
鹦鹉笼中大叫:为什么写诗
看门狗警觉地竖起耳朵

树们想集体伸一个懒腰
草们秘谋着一场逃跑
羚羊和鹿停下来张望
猴子敏捷地掰下一串香蕉
狮子刚吞下半头野牛  疲惫打盹

质疑。那些不同的声音,那些没有办法亲近的声音,是因为他们没有用心去听。其实不是他们质疑,是他们不懂。质疑?诗者也质疑吗?质疑他们的质疑是否正确吗?没有必要的,沿着我们能给世界创造的这一小片儿历史,或者一角儿,认定了这个方向就走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