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病是不该生的  

2009-03-06 22:30:02|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还是忍不住请了假,陪我去了Q城最好的医院。昨夜睡了好久,睡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半夜起来,叫着:妈妈,喝水。

他赶忙从客厅跑过来,拿了我喜欢喝的桃汁儿给我,摸摸我的脸说:宝宝,睡得好吗?头还晕吗?

我迷迷糊糊地把他递过来的半杯桃汁儿一口气喝下肚,脑子里依然晃晃悠悠,仿佛有个东西漂移,但不是视线,也不是脑子里的实体。

 

(一)

这些年,我总觉得他跟我在一起,实际上是很受苦的。病怏怏的身体,经常害得他在午夜睡得正酣的时候,突然爬起来把我拖进医院。如果说次数,真的不是三次或者五次,而是七次,八次,甚至更多。他常说我不会照顾自己,恨得他想打我,又舍不得。

只记得前年有一次病得不能起床,他又急着上班,不太知道我的症状如何。因为经常突然的生病,那次他以为也只是轻微的小病而已。他跟我说,快点起来自己去医院看看病,老公今天真的很忙,不能总是请假。我那时真的一点动弹不得,走到厕所里再想站起来就成了绝对的困难。我说,我休息会儿,你走吧,待会就去。他偏要看着我把衣服穿完,看着我精神点才肯罢休。我连腿都迈不开,身上更是丝毫力气都没有,我说,让我躺一会儿,你快走吧。他突然很是生气地指责我,拽着我的胳膊使劲晃,说,你就不能坚强点吗?怎么总是这个样子,就不能自己照顾一下自己吗?我很委屈也很难受地哭。他就跟发了狂似的野兽一样,粗鲁地拽着我给我往身上穿衣服,我用尽所有力气挣脱他,跟他说,快滚,不用你管。他突然反手给了我一个嘴巴,用狠狠的眼神逼问我,你到底想怎么样啊,生病还不去医院?

我噎住眼泪,使劲儿甩开他的手,声嘶力竭地冲他喊了句:滚,有多远滚多远!我的眼神比他狠得多,那是我那时候相当仇视的目光,让他不寒而栗。我那会儿,痛苦的不只是自己的身体,还有对于他那一记耳光最最真实的鄙视和厌恶。我的倔强与生俱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轻易攻破,从没有,他,更是不可能。他不顾及我的任何感受,依然拖着我要我去医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残,咬坏自己的嘴唇还有手臂。他就拉着我的手使劲儿往他自己的脸上打,跟我吼着,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去医院。

我的仇视总是在他和我相互的自残中变成痛苦,我那时就想,不该生病,不该拖累任何人。好了之后就分开吧。每一次生病都会让彼此心累很久。那次我在医院挂了好几天的点滴,他也不时请假陪我。好像因为那一记耳光,他后来一直很内疚,跟我解释说,我也是恨铁不成钢啊。

(二)

医院的生意总是那么红火,挂号排队就要老长老长的队伍。挂了神经内科,在外面又是一阵好等,终于轮到自己了,又在所谓专家的门诊里看着他老人家给我之前的几个病号匆匆地说着诊断。

轮到我,专家问了我的症状,我一一据实回答。他说,头晕可能是脑血管不好,去查查脑血管吧。然后哗哗在纸上写着那些神仙都看不懂的天书。

我老公就问,大夫,她这样症状已经严重影响工作了,不需要做个脑CT什么的吗?

专家不以为然地蔑笑,要做个吗?那就做一个?

我心想,真他NN的,这是谁给谁看病呢啊?这是专家?还得自己要处方,感情我也能给别人看病了。我说,算了,还是不要了,看完您说的脑血管检查再说吧。

专家恰好写完天书,随手迅速递给我老公,说隔壁。再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我老公盯着头不抬眼不睁的专家继续追问,哪里?隔壁吗?那位老先生哼了一声,跟多说一句话浪费一口气儿似的。

我们迅速来到隔壁的检查室,一看傻眼了,等待检查的人多得数不过来。检查室的门也紧闭着,有之前的病号说,不让开门,在这等着吧,我都来了好几天了,还没有检查上呢。我们还得等啊,不能人家一句话就闪人啊,这毕竟不是买东西,咱是来看病滴。过了好一会儿,门开了,我老公想把医生开的检查单递过去,里面说了,下午三点半之后吧。

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折回来找专家重新指条路,希望这回人家能详细点儿说。又回到先前的专家面前,人不是那么多了,但专家依然低着头在一个本子上记录着流水过往的病号,应该是任务量统计,我猜肯定是。我说,大夫,这检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您看有别的能帮助治疗的方法吗,主要我现在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我老公在专家还没有开口就来了句,能给开些药吗?

专家点头,还是没有说话,然后就又在处方上写着天书。我坐在他旁边,真TM想扇他丫的。不明白这个社会咋就成了这种样子,咋就把这些白衣天使祸害成一个个恶魔。对,之前专家还问了我一句,情绪怎么样?我说,情绪,还行吧。(我心里想,你生病,情绪能好得起来啊?再加上碰到你这样的专家,我要说情绪很好,那都对不起你祖宗。)

还好,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大病,就像现在感觉舒服一些。当年姐姐在医院补血,做血常规,血液透析的时候,老妈给科室的主任送了好几次礼,才能稍微提前一点时间看病,而且多得出医生的几句话来。唉,咱不说,没法儿说。

 

说来说去,病是不该生的,不该生出病来,惹得家人和朋友惦记和担忧。更不该生出病来,让这些个白衣天使祸害你,在他们眼里,这一个个的病人,就是生产线上的一件件物品,真的相当习以为常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