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读】安子—《乡村之恋》片段  

2009-04-01 11:15:27|  分类: 【童】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节选 安子《乡村之恋》。

 

一、 我的村庄

我的村庄

在豫中平原

你随意挪动脚跟

不管从哪个方向

都能进入我的村庄

 

你可以随意选择一个季节

比如冬天

进入我的村庄

在村口

你会看到晒太阳的老人

身子挨着身子

挤碎大片大片的阳光

你也进来吧

披着金色的阳光

然后随意选择一位老人

叫一声爹娘

这时  你已经不是外人

你也是村庄的一员了

 

你  哦  错了

我该叫你兄弟或者姐妹

来吧    和村庄最老的树握手

与环村的小河亲吻

同屋后的青苔说说心里话

接近他们

就是接近我们自己

它们和我们亲如兄弟姐妹

 

用不了多久

你就会习惯

村庄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

在平原

到处都是

 

 

 

石碾

村头那盘石碾

把童年的故事

一片片轧碎

母亲把它们掺进粥里

我就着岁月

喝一口长一岁

那是些清冷贫苦的日子呀

古老沧桑伴我长大

 

如今    童年像一片云

在记忆中日渐消散

而那盘石碾

在岁月的琢蚀中

被遗弃

伴着它的唯有班驳

诉说着我清冷的童年

 

 

 

炊烟

炊烟是母亲在灶房后

种植的一棵树

绕着一日三餐

袅袅生长

我在树下日渐长大

母亲便把这棵树砍倒

铺成一条路

我顺着这条路

走出村庄

走向远方

却走不出母亲

用炊烟种植的爱

 

 

 

怀念拉车

在北方  这种普通的农具

曾载着父亲沉重的思绪

沿着他衰老而苍白的目光

走过乡村凹凸的土路

 

父亲拉车走过的背影

驮着贫血的民谣

儿时的我常常在歌声中

怀揣一身忧郁

推开他哀怨的目光

拉车儿吱吱的叹息声

沿着瘦小的田畴

伸向通往村外的地方

 

拉车儿轧过的土路

在疼痛中龟裂旧有的伤口

切断我记忆的目光

被岁月一点点拉长

 

如今    面对初冬

我再次坐上父亲的拉车儿

走过茫茫乡野

赶往心灵栖息的村庄

我的北方

北方  我的故乡

在风晨霜月的期待里

我一路兼程踏歌而来

村庄依旧

在废弃的井台上

一遍遍唱着木辘轳吱吱的歌

只是老井心中再也流不出

晶莹与清冽

惟有岁月的斑驳

在井台的残壁上恣意涂抹着嘲弄

背井远走的人

如今身在何方

 

世世代代乡音未改的鸟雀

已被经年不息的干涸与砍伐驱散

再也无法用它们优雅的长调

覆盖丰收的喜悦

严冬将至

沐着北方第一场霜降

在写满战争和沦丧的土地上

倾听着季节肆虐的足音

我回到北方

 

小寒已过

命运多舛的星星草

努力扩张着泥土内部罪孽的根须

它们经年累月的牵挂和跋涉

消耗着冬小麦面积庞大的养分

这种衰痛在北方质地优良的田野里

随处可见

这就是北方

我暗藏杀机的家乡

而我    只是摇曳在某个清晨的一颗露珠

集结着一缕湿润的清风

浅吟低唱

 

。。。。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