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童

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才知道命运是什么。

 
 
 

日志

 
 

“处女作”下落【原创】  

2009-07-13 23:02:5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陆QQ,消息栏验证信息闪动,打开一看:我是M!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名字,他是我大学时候联谊寝的一个朋友。毕业四年来,跟他没有过任何联系。其实毕业后,跟同宿舍的那些丫头们都几乎断了消息,直到今年年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了那帮姐妹们,一起在网上语聊了一个多钟头,才知道彼此的下落。

一看到M,我就想起了大学时候的很多故事,那些美好的,忧伤的,痛苦的,仿佛一下子都浮在了眼前。通过验证后,很快我就看到M的头像在我的好友里闪动,他先确认了我的身份。我回应,是的,是我。他很高兴,我也特别开心,彼此互相问候对方这么多年过得怎样,毕竟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多年失去联系,尽管这是在网上看到彼此,但仍然觉得甚是亲切和激动。

M突然说,你的处女作找到了,还要不要了啊?

我一愣,什么处女作啊?我想了好半天,还是不知道M指的是什么。

M说,还记得晓东吗?

哦,晓东啊,记得,当然记得啊!我知道了。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我终于知道M所说的处女作是什么了。

晓东是M的同寝室室友,也是我们寝室的朋友。提起晓东,我能迅速想起另外一个人Z,Z是晓东的朋友。至于M提起的处女作,实际上是一本日记本,那本日记专门誊写了我高中时候写的一些诗歌,满满的一本,工工整整的一本“诗集”(我曾在记忆里那样称呼它)。

认识M他们寝室,源于宿舍老八,她是数学系的,而我们其他七个人都是中文系的。我在宿舍排行老七。M他们寝室只有四个人,三个是数学系的,都是我们老八的同班同学,晓东是自考生,年龄也比我们稍长,因为老八的缘故,我们七个中文系女生外加老八一个数学系的寝室就跟M他们结成了联谊寝。所谓联谊寝,就是平时大家一块玩,一块出去疯,自然我们这联谊寝一旦联上了,也就开始承担起它应有的使命。

大一下学期,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两个宿舍结伴前往传说中的帽儿山。记得当时晓东找来他的朋友Z,一起开跑车到半山腰。我们爬过山之后,围在半山腰一块空地上野炊,我们带了很多吃的,大家有说有笑的,常常会拿某男和某女开开玩笑。那时候,我甚是沉默,甚是淑女的模样,因为高中三年和踏进校门那会儿经历的种种坎坷,让我的性格短暂地停留在一种封闭的状态中。Z是怎样跟我搭上话的,似乎有些忘记了。我只记得一起同行的人中,有个长春来的舞男,有点娘娘腔,但舞跳得甚好,他是G(另一个联谊寝的朋友,当时他时常跟在我身旁)的网友。我们曾惊讶过怎么会有男网友相互见面的,而且还当趣事大讲特讲了一番。那个舞男的名字我记不清了,但清晰地记得我趁着大家都在聊天的空挡,转悠到一个僻静的空地坐下,手里拿着那本蓝色的笔记本。他也凑过来,紧靠着我,跟我聊很多,聊的什么也忘记了,我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些异样的东西,但我始终没有回应,后来索性跑回到大家的集中营一起玩。

从山上下来之后,我们去了一家饭店,席间恰好挨着Z。Z是开出租车的,他的眼睛很深邃,像少数民族似的,乍一看有点凶,但笑起来却露出两颗小虎牙,凶相就减了许多,也挺可爱的。不记得怎么说上的话,也不记得他都说了什么给我,印象中,他说他感觉我有心事,说愿意把我当妹妹,愿意替我分担一些事情,我没有回绝。之后的一个晚上,Z到宿舍区来找我,他开夜车带我去飞机场,一路上跟我聊很多,我记不得都聊过了什么,他似乎说了一些对我的好感之类,我还寒暄着说了些感谢之类的话。Z说要看我的“诗集”,我便借给他,里面似乎还有张我的照片。

那一晚,什么都没发生,我和Z说得快点回宿舍,他就把我送了回来。宿舍里的姐妹们不放心,出门前就再三叮嘱我,有情况一定要打电话回来。其实Z看起来很凶,实际上特别和善,在我面前,真的就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我。再后来,五一节长假,我开始叫他哥,他约我陪他去逛商场。他非要买衣服送我,我不肯要,他拗不过我便问我喜欢什么。我说什么都不喜欢。后来在路上看到有人牵着一只狗狗,我盯着目不斜视地看,Z猜到了我喜欢狗,便问我,哥带你去看狗狗好不好,我没有想到他会买来送我,便一口答应好。在狗市转了几圈,我是见到狗狗就迈不动步子的家伙,进了狗市自然眼睛就掉在狗身上了。Z看出来我甚是喜欢狗,便硬说,哥给你买一只养着吧,我说不行,宿舍不能养的。他说,你养几天,等五一假期结束,哥拿回家去。后来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

再后来就有了几天在宿舍养狗的经历,小狗狗虽然可爱,但毕竟养在宿舍不是长久之计。而且,我思前想后,总是觉得Z对自己越发不像哥哥对妹妹那样单纯,能记得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卷了一个小饼送到我嘴里,那时我的脸一定羞得很红很红。偶尔想到Z的样子,有点怕怕的,他非要给我买狗狗的时候,我不依,用手碰到他手臂的时候,感觉那么硬的一只手臂,有些让我害怕。于是我打电话给Z,告诉他我养不了狗狗,希望他拿回去。他似乎也明白些什么,什么也没说,就到我这里拿回了狗狗。

Z说自己要出趟远门,回来再给我“诗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等到他把日记本送回来给我。后来晓东替Z解释说,他最近很忙,所以没有时间。后来又说他不好意思见我。我说,诗集就算了吧,不要也罢。于是和Z的故事就从把狗狗还回去时,画上了句号。

真的没有想到,事情过去那么久了,M能在今天想起那本所谓处女作,说晓东终于找到它了,希望能还给我。我说,其实也无所谓了,但能找到,我也是非常开心的,毕竟当年那些滴滴点点的心情文字很多都在那本子里面。

跟M互留了电话,M说有时间帮我寄过来,我心里特别感激,也特别期待看看自己当初的那些无病呻吟的所谓诗歌也好。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